• 25
  • 11月

在这个感恩节,除了感谢父母外,还要感谢的就是FU哥了。

出来工作两年多快三年了。一直是FU哥关照着。在出来的这两年多里,在FU哥的领导下,也感觉自己在技术方面上有了较大的成长。

刚进公司时,其实还不是跟FU哥的,但感觉那是面缘吧,不知为什么,一进公司就认准了FU哥当老大了。后来在自己的努力争取下,终于跟了FU哥,事实证时,这是我进公司后,做的一项最正确的决定了。

FU哥也一直肩负着公司核心技术的重任吧。我想,我能做的最好的报答FU哥的方式,就是努力学好技术,早日能够为FU哥分担一些吧。

也就这些了。

感谢一切关心我的朋友。不管是认识的,还是陌生的,只要在关心Hanny,在支持Hanny,Hanny都真诚地感谢你。

我看好多文章都说别忘了感谢敌人之类的话。可是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敌人之类了,这里就作罢。

  • 25
  • 10月

周末出去走走。还是穿着拖鞋,裤脚宽松的裤子。结果在横穿马路时,一个不幸,左脚的大拇趾勾进了右脚的裤管里,杯具就这么发生了。膝盖磨了一大块,肘和掌轻微蹭了一下。

本来以为这已经是杯具了。结果今天,拿东西撬核桃时,一用力,左手大拇指又被划了一道口子。

这两天,这是怎么啦?

  • 26
  • 9月

又是一年八月十九,这个被遗忘的日子。

今天,是单身二十四周年的纪念日吧。果然,日子过得还是很平静。早晨,一样地去上班、打卡。中午,突然间心血来潮,出去买了几个小蛋糕,也没说为什么,就说突然想吃蛋糕,然后分给了周边的几个同事。

自从发生了那事以后,这一段时间,似乎也没有什么急的任务了。然后,又开始学大学时最遗憾的一门课:数字信号处理。也许这是给我的再一次机会吧。

老家的房价依然飙升着。我实在没想明白,为什么像这种五六线的小城市,房价也能涨成这样。父母已经奔波了大半辈子了,今天的愿望就是,希望父母能住在自己的房子,哪怕就是一间小水泥格子。

杂乱的心。。。。

  • 18
  • 9月

突然想起大学时,睡在我的下铺的小B同学。小B当然不是真名,也不是我们给的外号。只是,在本文中对他的一个代号,就像小A,小C一样,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。

小B同学经常是我们宿舍“开涮”的对象。记得有一次,我们都躺在床上,我开玩笑似地对小B说:我的床下躺着一坨臭肉。当时,小B同学就立即反驳:我的床上才躺着一坨臭肉。于是乎,整个宿舍都笑了。小B同学这时也才反应了过来,于是纠正到:我的上铺……但是已经来不及了。这句话已经成为宿舍的焦点。

还有一次,我们一起去打话,我又在涮他,他就“生气”地踢了我一下,并说“我捶你一脚”。然后,“捶你一脚”又成为我们宿舍的流行语。当然,下一次的时候,小B同学就纠正为“踹你一脚”,但是这一次他用的是手。

小B的趣事还很多,有一些事情当时笑笑,后来也就忘了。毕业两年多了,突然有点想念小B,想念大学的生活了。

  • 12
  • 7月

今天,终于收到了网易寄来的T恤了。紫色的,样子还OK。

DSC0156311.JPG

其实,因为去旅游而错过了晋级赛,还是有点遗憾的。虽然,自认为没什么把握能获得什么名次。

参加这个,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检验一下自己。在这过程中,也看到了,牛X的人确实很多,自己离他们的差距也确实很大。

反正不管怎样,至少没在资格赛就被淘汰。也给自己打个及格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