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4
  • 2月

难得的好天气啊。

关节僵了好久,在今天终于按捺不住了,于是乎,哥又开始跑步了。

一直觉得跑步是一件很爽的事情。上班压抑了一天,憋了太多的不爽,在跑步的那一刻,全步都释放了出来。那是何等的酣畅!

另外,今天发现某搜索网站的“搜索”按钮也向Google看齐了!

  • 23
  • 2月

下午,突然看到了一缕阳光。是否,又意味着要进入夏天了呢?

身体已经冬眠了好久,天气好了些,看来是该要运动运动了。

上班了三年后,突然很杯具地发现,越来越没娱乐了。过年回家的那些天,熟悉并玩了一下三国杀OL。早就听说过这款游戏了,就是一直没去接触下。不知为什么,每次听到郭嘉掉血时,淡淡地说了句“也好”,就有很深的感触,总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在里面。我在自己不顺利时,自己遇挫时,是不是也能淡淡地说句“也好”呢?

最近的项目进展不大顺利,感觉拖了好长时间了。几千行汇编,写得脑袋都晕乎乎的。调试起来更是麻烦。

手机最近也老在出问题,有点想换个魅族M9试试?但是别人又说不好?纠结。。

总感觉太多的事没做,太多的事要做,却不知先该做什么好呢?不如,先看看最近买的书吧。

凌乱的最近!就这样吧,也好。

  • 11
  • 2月

USB在通信过程中,有DataToggle这么一个概念。

例如,在一次通信中,主机如果需要接收一个数据包,那么,主机会先发送一个IN的令牌包,然后从机发送数据包,然后主机再发送ACK握手包进行确认,这就完成了一次数据的接收。

假如出现通信错误,掉包的情况,那么又如何处理呢?

第一步,假如是令牌包IN发生了通信错误,那么主机则不会发送数据包。主机可以再次发送令牌包IN来让从机发送数据包。

第二步,假如是数据包发生了错误,那么主机收不到数据,则不会发出ACK信号,而再次发送IN;而从机由于没有收到ACK,则得知数据包出错,可以再次发送该数据包。

现在问题来了,假如是ACK信号出错,主机已经成功接收到数据,认为通信完成。由于从机并没有接收到ACK信号,还认为数据出错,继续准备上一包数据,此时岂不是要不同步了?

这个时候,DataToggle就派上用场了。DataToggle要求数据包前加DATA0和DATA1标识,并且要求每成功完成一次通信后,对DATA标识进行切换,这样,主机在下一次的IN包中,就可能通过DATA的标识来判断从机是否成功地完成上一次数据通信了。

DataToggle在USB Reset阶段是要清为0的,而今天就发现了一个错误,不幸在GetMaxLun和ClassReset这两条命令中对DataToggle进行了清零操作,造成了USB的通信过程中,发送这两条命令则有可能通信失败。

特记录一下:在A1 FE和21 FF这两条类命令中,是不需要对Bulk的DataToggle进行清零操作的。

  • 9
  • 2月

曾看过这样一篇文章,说随着年龄的增长,时间会过得越来越快。当5岁时,一年的时间就相当于整个生命的五分之一;当50岁时,一年的时间只相当于整个生命的五十分之一了。

时间是没有变短,但在感觉上,确实是变得短了。这不,这一晃,一个长假就过去了。明天,又要开始上班了。

这次回家,依然,感觉大部份人也都没什么变化。我一直觉得,我们感觉变没变化,无形中是在以自己为参照物的,感觉大家都没变化,其实就是大家都在慢慢变着。

高中时,真正非常好的朋友其实并不多,但是努力地让自己在一些聚会中出现。不为别的,至少让大家知道,曾经班上还有我这么一个人吧。吃饭,打牌,唱歌,这三个是聚会一成不变的主题,可惜我最拿手的只是第一个。

假期匆匆而过,要想下一个长假更精彩的话,这一年是否应该做一些努力了呢?

  • 26
  • 1月

不知觉地,一年时间又过去了,本命年也快走到了尾巴。又是该回家的时候了。

今年,确是发生了一些事情,尤其是7月份那股暗流,现在想起来,还觉得和拍电影一样。还是没缓过劲来。真正的较量,也许就快登场了吧。

反正不管开心的,不开心的,今年一切的一切,都在今天暂时画上个句号吧,即便是未完成的。把身心都放松下来,好好回家过个年吧。

祝自己明天一路顺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