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3
  • 11月

最近使用GCC时,老是提示一个错误:
/cygdrive/xx/..\xxx/xxxx.c:118: multiple definition of `xxxx'<br />
xxx/xxxx.o:/cygdrive/xx/..\xxx/xxxx.c:118: first defined here


大概意思就是,有一个函数重定义了!
可是在整个程序中,我并没有去重定义这个函数啊!

最后,经过Hanny的一番查找,原来是斜杆和反斜杆惹的祸!

我们知道,Windows是比较喜欢用反斜杆的,而Linux却钟情于斜杆。

由于在GCC的Makefile中使用了反斜杆的路径,而在linker文件中却使用了斜杆路径,这样,链接器就认为是两个不同路径了。同一个文件也就链接了两次,造成了重定义的发生。

解决方法就是,统一使用斜杆或反斜杆就行了。而Hanny比较推荐斜杆。

  • 29
  • 9月

IAR对局部部变量,一般是采取虚拟寄存器的方式来进行访问。如果是外部堆栈的话,有时它会将SPH,SP的值赋至DPTR中,然后使用DPTR来对堆栈进行操作。

然而,除了将SPH和SP的值赋至DPTR外,它还会做一些动作。

ANL    A,#0x03         ; Maks out relevant ESP bits.<br />
ORL     A,#(HIGH(sfb(EXT_STACK)) & 0xFC)<br />
MOV    DPH,A


其实就是会将堆栈的高6BIT地址强制不可改。具体作用暂时不明。

不过,如果有做一些多BIN的工程时,可就要小心了,需要保证堆栈的高6BIT地址不变,否则可能出一些不可预料的错误。

  • 4
  • 9月

本想一气呵成,一下子写完的。没想到一拖又是好几天。趁着今天周末,把这个总结完了吧。毕竟路还是要向前走的。

五、平淡

工作一年后,慢慢开始冷却,慢慢开始平淡。每天开始变得很简单:吃饭、上班、睡觉。在这一年内,也有很多哥跳槽了。其实一年后,混得较好的,应该都有6、7字头的工资了吧?至少当时有认识的朋友有到这水平。其实老大有和我说过,像我们这样工作满一年出去的,去深圳,随随便便都能找个5k+以上的工作的。公司对我们确实压得有点过了。

当时,我也仔细地考虑过这个问题了,但是我依旧选择留下吧。我想,一件事还没做好之前,总不能半途而废吧。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,老大看得起我,有那种知遇之恩的感觉。出去未必还能遇到像老大这样的人,但是留下来,我觉得总会有机会的。是锥子,总能口袋戳穿的。

其实,这也和我的性格有点关系吧。老大也一直在说我不够自信,其实我可以的。但是不知为什么,每次遇到事情,总是在怀疑自己,总是在莫明地害怕。要彻底改掉一些自己不好的缺点,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。但是,应该可以去慢慢地改它吧。

六、选择

在工作了两年后,迎来了也许是人生中的一次比较重大的选择吧。当时,公司的W总,带着一班子的“精英骨干”成员,准备出去另起小灶。也找到了我,也详细描述了一番出去后的前景、机会,能够持有公司多少原始股之类的。

那几个晚上,不眠之夜。似乎,该做点重要的选择了。经过了长时间的挣扎,当然,也问过很多朋友了,最后,我还是选择留下来了。

这次留下来,其实不是因为害怕,不敢出去的。而是真正地去权衡过了。首先,W总并没有以“核心成员”的态度来请我出去的。也就是说,出去后,我仍然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员工,持有那么一点小P股吧。其次,机会来说,我觉得留下来的机会并不会小于出去的。公司还正在发展,突然间少掉这么多人,剩下的人的重要性也可想而知。第三,就是F哥并没有选择出去。F哥在公司的占着很重要的位置,他有自己不出去的理由。我从毕业起就觉得,不好决定的事实,可以看看F哥的。毕竟,我觉得自己和他还是有蛮多相似的地方。

七、机会

再经过几天的煎熬过后,那件事情还是发生了。当然,老板表示很震惊!想起来就像做梦一样,似乎在电影里才有的情节,就那么地发生了。

F哥其实一直有在和我说,其实过去的时间里,我已经做了很多东西了,对公司还是有一定的重要性的。只是,可能“上面”那些人不一定看得到而已。而经过了这么一次折腾,感觉,似乎自己就像那把锥子一样,要戳破那个口袋了。

当然,太尖锐也不是件好事。一下子很多重任压下来,反而觉得自己有点扛不起了。我希望这只是我缺乏自信的表现吧。

当然,和朋友聊天时,也有人问我现在有没有进管理层之类的。我想,虽然我现在还不是,也并不一定能做好,但是假如真有这个机会的话,我想我会去争取尝试下的。什么都要去试一下,才知道自己行不行,对吧。

八、坚持

我总对自己说,我要坚持做某事。虽然,我不一定能坚持下来。就像跑步一样,我总对自己说要坚持。不过也还好,断断续续地坚持下来了吧。

很多事情,是讲究缘份、运气、机遇的。因为我运气不好,所以我需要坚持。多来几次,总能成功的吧。

说到坚持,又想起高三那阵。那阵真是比较执着,大部份的作品也是那个时候完成的。我想,现在是不是也应该断续地坚持下去呢?把它当成爱好也好,事件也罢。总之,坚持下去,总会有它的用途吧。

九、迷茫

一晃,三年时间就过去了。一切变得更加平淡了。三年前的激情,也淡然无存了。那些读研的同学们,也该毕业了。三年前,我曾对自己说过,只要这三年我不放弃自己,我不会输给那些研究生的。现在他们出来了,也是时候验证一下自己了。

公司依旧在迅速地发展着。陆续在收到一些同学跳槽的信息。此刻,我反而却迷茫了。我是不是也该去体验一下大公司的文化呢?是不是跳一下,才能重新找回自己的激情呢?

三年了,感觉公司的发展和自己的发展同时都到了一个瓶颈了吧。到底是该努力去突破这个瓶颈呢,还是换一个更大的瓶子?

我很迷茫。突然有点不知道路要怎么走了。我想,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,慎重选择,然后就是坚持吧。

写给工作了三年的自己。

  • 17
  • 8月

时间真是过得飞快,一眨眼就毕业三年多了。不知为何,这一段时间突然又对前途开始迷茫了起来,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迷失了。温故而知新,突然想回首一下这三年,也许回首一下过去,也能给自己指引一条清晰一点的前进的道路吧。

一、找工作

我是从08年毕业开始就进入这家公司了,没想到一待就三年过去了,三年一直待在同一家公司。这只是一家小公司,名字就不说了。其实,大四找工作时,我投了几份简历就不记得了,但是真正地去参加笔试面试的,也就三家。

第一家是网易。当时投的是一个关于互联网职位吧。笔试通过了,但是面试就做得很差了。当时技术面,问了什么SQL事务啦,还有一大段计算机的概念的问题。因为这些我都没接触过,我只是在业余时间玩了一下PHP而已。因此,面试果断被刷了。不过面试有一句话:“来这里面试的其他的都是计算机专业的,你觉得比起他们有什么优势”。后来,我也只能拿这句话安慰自己了。好歹我是参加面试的为数不多的(可能唯一)非计算机专业的学生。

然后这之后,我就再也没投过其它大公司了。不知为什么,当时就是有一个想法。在大公司,也许默默地,就这么一辈子就过去了。也许找一家小公司,反而有自己的机会,反而有更大的空间。当然,进小公司也要比进大公司容易一些吧。

不知到这种想法是否对错,接着又参加了一个很小的,搞通信设备的公司的面试。那家公司规模真小!一共就两三十人吧。待遇也是很差的,当时只是抱着试试的想法去的。可杯具是,我被这个小公司给鄙视了!根本原因就是在大学的那四年,没有好好学好专业课。什么通信的相关术语,一点都不懂。直接在笔试那一关就被刷掉了。

接下来,就是现在工作的这家公司了。说起现在这家公司,就必须提到大学时的邓同学了。因为在高中、大学时代,我是非常喜欢写程序的,邓同学觉得我程序写得不错,他想去参加电子设计大赛,于是就叫我去帮他写程序。也就是那时,我才真正地接触到电子。然后,这家公司也是他推荐给我的,他叫我和他一起去参加笔试面试。有时,有些东西似乎就是冥冥中命中注定的一样。就在这家公司来我们学校的前几天,邓同学拿了其他公司的offer,直接就签走了。也就是这样,我和同宿舍的另一个舍友参加了这个公司的笔试和面试。

也不知为什么,参加这个公司的宣讲会时,突然有了一种很亲切,很奇妙的感觉。我突然觉得,自己也许就会在这样一家公司工作了。面试的结果还真是,我和那个舍友都被录用了。但是在最后,他选择了另外一家公司。

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,说有一家公司录用我了,不过待遇可能不怎么样。妈妈的意见是,刚毕业反正就当是学徒,心态放低点吧。以后有机会再跳都行。于是,我就只身一人来到了珠海。

其实,在后来,我有问过老大关于那次面试的事情。我说,那次面试,其实我表现地非常差,回答地也有些结巴、不完整,为什么就选择了我了呢?老大的解释是:虽然回答地很不好,但是都说到点子上了,比起其他那些长篇大论的精彩回答其实更有用些。其实公司要的就是干实事的人,而不是说空话的人。

公司本来就叫我们3月来实习的。但是快到3月份时,公司又通知由于正在装修扩建,叫我们推迟到4月再来。就在我们来公司实习时,公司从四楼一层,扩成了四楼八楼两层。
当然,九楼是我们的食堂。

实习期的待遇少得可怜,每周包五天的午晚餐,生活费每个月800元,从实习期算起,包第一年的住宿。

就这样,我的工作生涯便开始了。

二、实习

我们学校当时一共有7个人来到珠海。其中,我们有4个是分在同一个房子住了。我想,实习的那段时间,也许就是工作以后的最欢乐的日子了,除了没有钱外。那时,我们每天晚上围在一块看TVB,买些水果大家一块围着吃,周末一起到处走,走过了N座山。事实证明,刚来珠海半年时间内走过的路,要比后面两年多加起来还要多吧。

我又想说这是缘份,或是冥冥中注定吧。第一天在公司时,我找不到自己的座位,然后在公司乱走,结果就走到了F哥的跟前。然后就站在他的旁边看他调试,和他聊了起来。后来,我就被分去了另外一个项目组,跟了X经理。

跟了X经理,恶梦就开始了。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到这篇文章,反正不管了。我在这也不去恶意抵诽了。一些主观性的想法也适当省略,就简单陈述一下事情吧。

我这个人有个特点,就是什么东西都很爱问,于是,实习期经常出现这么一幕:我拿着个问题上前请教,然后就挨到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。因为当时刚进公司,很多东西没搞懂,一下子就分给我一个MP3解码的任务。然后在规定时间内没完成,又是一顿臭骂。后来我才知道,被X经理大骂过人不只我一个,我也不是第一个。

还要,最后在F哥的帮助下,我总算完成任务了。当时,我就开始意识到选择一个好的老大的重要性。我暗暗对自己说,不论如何,我一定要转到F哥的部门。我还记得当时有个老员工对我说,F哥的部门是很难进的。但是,我不管了,我已经下定了决心。我找符哥谈话了,还要F哥看得起我,陪我一起去找W总申请。当时W总的意思是好啊,不过现在还是实习期,等正式毕业后再说吧。

6月回校一个月,完成了毕业论文和答辩,7月份,我回到公司,迎接我的第一件事就是X经理的一顿臭骂吧。我又再次找到了F哥,我要换部门!这次,F哥直接陪我去找X经理谈话了。没想到,这个时候X经理不同意了。也许,是他看出我还有一点水平,能够写一些东西吧。最后,我们只好再三强调,只是换个部门而已,这个项目还是会继续跟进的。于是,终于逃脱出了火坑。

7月,依旧是悲惨的一个月。由于6月回校了,7月没有工资领。并且:由于没实习满3个月,7月依旧算是实习期,依旧只能算800元钱的工资。毕业了,我居然还向家里要钱了。

三、转正

承蒙F哥的关照吧,转正考核时,我是唯一一个评为B级的新同事。然而,也就在这个时候,次贷危机爆发了。我们新进员工,就被辞掉了几个。其中就有和我们一起住的同事。我们那时,真的有点那种抱头痛哭,一边安慰。也只能这样了。那种感觉,现在已经没法完全回忆了,但在那时,真的有点那种生离死别的感觉。

在这次被公司辞退的名单中,有一个是已经40多岁的X工吧。当时,我们就明白了,现实永远是残酷的。公司不会在意你曾经有多少贡献,只在意你还能创造多少贡献。老板是资本家,而不是慈善家。

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,公司一下子被我们这一届员工的工资全压下来了。平均水平2.5K吧。而且,事先说好的签三年合同,也改签一年了。当时,我和别人说我工资2K多时,别人都表示纷纷不信,叫我赶紧离开这家公司吧。其实,当时我也有那么想一下。但是,我觉得现在我还没有这个资本。换个公司,兴许能提高那么一点点,但那又能改变什么?我觉得我还是先学好技术,等我有资本了再跳不迟。

很快年底就到了,第一年真是啥钱也没存下。回家差点还不够钱来包压岁钱。

过完年,再回公司,时间一下子就过到了五、六月份吧。公司不仅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没受影响,业绩反而还上番了,可能为了弥补一下我们这一届吧,给我们稍稍上调了几百的工资。哥终于舒了一口气,好歹哥也是3字头的工资了。

四、教训

工作中,有很多的欢笑,也有很多的泪水。由于08年底,公司辞掉了一些人,再紧着的后来,又有几个老员工陆续离职。公司一下子就缺人手了。才进公司半年多,也就是09年的上半年,我就接到了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:编写一款芯片的MASKROM程序。MASKROM的程序,即是在芯片设计阶段就固化在内部的程序。如果出现程序上的Bug,那么,就得重新投光罩,已经生产的芯片将是一堆废片了。那一阵子真是顶着巨大的压力。

第一次流片回来,果然存在Bug。这个在之前Blog中也曾记录过。真是血的教训啊!第二次流片,结果又出了一点小差子:由于不熟悉芯片的测试流程,有一个地方Delay时间过长了!对芯片的正常使用没影响,但却大大影响了芯片的测试效率。第三次流片,终于OK了。终于可以稍微缓缓之前的压力了。

  • 24
  • 7月

时间,似乎总是过得那么快。那件事,也差不多有一年了吧。

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,连续的几个不眠之夜,每天都在纠结着。似乎,这是人生的一个重要选择。

也许,选择的本身,并无对错。选择了,并坚持下去,这才是对的,不是吗?

不知道他们这一年怎么样了?